这是继去年八月,中国已故十大元帅之一陈毅的儿子陈小鲁为自己在文革期间批斗师生的行为道歉后,又一起重要的文革忏悔事件。近年来,内地似乎刮起了一阵特别的文革道歉风。

一些在文革浩劫中一度作恶者难忍多年的良心谴责,纷纷以各种方式,或直接上门、或以信函,包括透过互联网,对其当年的批斗或伤害对象作出道歉并反省。陈小鲁和宋彬彬等人的道歉,因其都是开国元老的子女(红二代)的特殊身份,受到网络热议和外媒的关注。

文革这场浩劫结束已近四十年,为甚么这件事直至今天才发生?此前何以鲜有人如此做呢?

我想,一是因为内地会对文革的反思有了一定深度的积澱,不得不有所爆发和反应;更重要的是,当年的那些造反的学生领袖们(红卫兵)今日大多都已年过六旬,有的则更是垂垂老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少年时期由于不辨真理、单凭满腔热血和极具破坏性的青春期爆发力,在一个扭曲的时代作出的种口袋彩票种过激行为,如今随着岁月沉澱而越发显露出其反人道的本质来。

文革期间骨肉成仇的事例实在不胜枚举。去年八月了北京博圣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红兵在文革期自己母亲方忠谋的人伦惨剧,43年前,方忠谋在家中发表了支持刘少奇、批评毛泽东的言论,她被自己的丈夫张月升和长子张红,两个月后,方忠谋被认定为现行反革命,并被枪决。

年届六旬的张律师,回忆当年目睹母亲被抓走,说那时候大家都被裹挟在一种氛围裏,想跑也跑不了。我人性中的善良、美好被彻底地、无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张在言谈之中都以弒母罪自责,沉重的负罪感跟随其一生;如今他公开那段经历,希望人们讨论、批评,也记住那段扭曲人性的历史之残酷。

的确,虽然文革已经过去四十年,中国人仍亟须进行一次全面深刻的集体反省,以使悲剧不再重演。看今天中国的言论管制趋势,要重新再来一次文革虽有难度,但这种危险并非完全不存在。

在理论界,有专家就发出过中国要防止文革借尸还魂、文革土壤并未彻底铲除等等这样的警示,也并非危言耸听。文革那样的悲剧之所以能发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法无天,会的危险性彼时暴露无疑。

而在今日,毫无疑问,人治的色彩就依然不愿意退去,并会问题的癥结所在,虽然依法治国的口号时时挂在嘴边。薛永民自由撰稿人有料放?

想收料?入嚟啦!

本文地址:http://www.mysforum.com/gongluejia/zijia/201809/2955.html